吴文俊:让世界重新认识中国数学

  • 日期:10-27
  • 点击:(753)


?

吴文俊:让世界重新认识中国数学|有功的

他是中国数学中的“台山北斗”。他是一位大师,他揭示了中国数学的过去和未来。他在拓扑,数学机械化和中国数学史这三个领域都取得了卓越的成就,并启发了中国的人工智能领域。研究的飞跃。

2019年9月29日,国家荣誉勋章和国家荣誉典礼在人民大会堂金殿举行。吴文俊被授予“人民科学家”国家荣誉称号。

老师陈胜申先生,

输入拓扑字段

1957年1月25日《人民日报》关于“中国首个科学奖”的报道

1956年,吴文俊与华罗庚和钱学森一起在拓扑学方面的巨大成就获得了第一届国家自然科学奖的一等奖。今年,吴文俊只有37岁。

1919年5月12日,吴文俊出生在上海的一个书香世家。由于其出色的学习成绩,他被中学部校长推荐并进入上海交通大学数学系。由于跨学科会议,他开始了数学生涯。

吴文俊:“这位校长决定给我这个奖学金,所以我去了数学系。如果我没有这个奖学金,我就没有钱,而且家庭条件还不够当时的学费很高。” >

青年吴文俊

1941年,吴文俊大学毕业。同年12月,日军占领了上海的各种特许权。原先教的中学解散了。他无法在几所学校之间谋生。在介绍之后,1946年,吴文俊会见了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的着名数学家陈胜申,并开始进行拓扑学研究。

吴文君和陈胜深先生

拓扑被称为“现代数学女王”,是当时数学研究的最先进领域。 1947年11月,吴文俊招收了中法交换生,赴法国攻读博士学位。在出国留学期间,他努力工作并大惊小怪,并提出“ Wu Shixing”和“ Wu Formula”在1950年代实现拓扑学上的重大突破,这引起了国际数学界的关注。然而,在1951年,他坚决放弃了法国的优越条件,返回了徒劳的新中国。

1955年,吴文俊发表了关于数学拓扑的学术报告

一个法国朋友曾经告诉他,如果他不回中国,必须获得国际数学卓越奖33,354场奖。吴文俊不在乎。

吴文俊:“我不获得这个奖项,我也可以获得其他奖项。国外有很多奖项。没关系。”

回国后,吴文俊首先在北京大学数学系任教,一年后转入中国科学院新成立的数学研究所。

吴文俊:“我在中国古代数学中就知道了。这是我最感到骄傲的。我为机器的其他证明(数学证明)感到骄傲。”

了解古代中国数学

打开数学机械化

在1970年代,《数学学报》发表了一篇题为“顾金勇”的文章,对中西方数学的发展进行了深入的比较,并阐述了古代中国数学的世界意义。 “古今用”是吴文俊的笔名。就像这支笔的名字所表明的那样,吴文俊逐渐发展了一个数学独创性领域,该领域过去曾被使用过。

吴文俊认为,古代中国数学是一种算法数学。因此,它为中国数学史的研究开辟了新的思路和方法,开辟了数学机械化的新领域。

吴文俊:“体力劳动的机械化,如果没有我们的份额,将不堪重负。这与它有关。现在,您不能错过脑力劳动的机械化。如果您错过这个机会,您将永远不会翻身。这就是我一直强调的事情。因此,我对我的数学机械化寄予厚望。”

吴文君在上班

他还将这一理论应用于许多高科技领域,解决了高科技领域的核心问题,例如表面缝合,机构设计,计算机视觉和机器人技术。

吴文俊:“什么叫计算机科学?实际上是算法,在古代中国就是所谓的'外科手术'。它的丰富性和丰富性已经得到充分认识,计算机科学据说是算法科学。”

如今,算法不再是一个科学术语。拔出手机,打开导航软件规划路径,拨打外卖电话,在车上玩车,甚至自拍的美丽效果都离不开算法的福祉。

吴文俊:“计算机在1940年代诞生之后,我进入了信息革命的时代,进入了如何考虑脑力劳动机械化的时代。这次,一所名为人工智能的新学校在诸如机器翻译,机器观察,机器推理,机器象棋以及各种专家系统之类的思想的影响下,创造了一系列成就。”

数学“老顽童”

创新研究成果引领人工智能产业

吴文俊(左图)和袁隆平(右图)荣获2001年度首届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并分别获得500万元奖金 | 图自新华社

吴文君(左)和袁隆平(右)分别于2001年获得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并分别获得500万元的奖励|图片来自新华社

2001年,吴文俊因其对拓扑和数学机械化的贡献而获得了第一届国家科学技术奖。尽管他已经为自己出名,但他在90岁时就开始研究世界一流的难题“大整数分解”,这是当今使用最广泛的密码的安全性的数学基础。

吴文君:“我说我六十岁的时候,当我做事情的时候,没有人说我老了,我不老,我不这么认为。”

吴文俊在泰国

在他周围的人的眼中,吴文君虽然年老,却有着一颗幼稚的心。在互联网上,吴文俊在大象鼻子上的照片广为流传。他像照片中的孩子一样快乐。它已经有80多年的历史了。也许,这种幼稚的天真让他想到了“钻研”数学。

吴文君:“我说数学适合愚蠢的人去做,必须努力学习,所以愚蠢的人要努力学习,聪明的人总有一个好主意,这是不合适的。”

吴文俊指导科大青年班

2017年5月,吴文俊去世。北京八宝山,一千多人排长队,向他发送了最后的旅程。中国工业和应用数学学会宣布设立“吴文君应用数学奖”。他在拓扑,数学机械化和博弈论领域的开拓性工作也被提升到人工智能领域。他在拓扑,数学机械化和博弈论领域的开拓性工作也被提升到人工智能领域。

在建国70周年之际,吴文俊被追授“人民科学家”荣誉称号。主人走了,我还等什么呢?吴文俊的学生高晓山,中国科学院系统科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回答:

High Hill:“我认为吴先生获得了这样的全国荣誉称号。这不仅是对吴先生工作的肯定和赞扬。我认为这也鼓励我们这些年轻一代可以效仿以吴先生为榜样,并继续努力。为我国的科学发展做出我们的贡献。”

吴文俊和高晓山(左一)和石河(右一)于2000年访问了瑞士苏黎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