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三淞沪会战爆发82周年!血写的历史,呼唤我们

  • 日期:08-23
  • 点击:(1559)


  “八一三”淞沪会战是全民族抗战爆发后的首次大会战,中国军队英勇奋战,坚守三个月,打破了日军“三个月灭亡中国”的狂妄迷梦。

  上海市宝山路东宝兴路口,1937年8月13日是八一三事变爆发地。此地原有一·二八阵亡将士纪念塔,后在“八一三”事变中被日军炸毁。该路口处现为静安区与虹口区的交界地带。

  uysI2xaHlaPx1Ba6J23mQ7iDi05wmnWPZgQK0kD7r4Dzl1565693043986compressflag.jpg

  八一三事变爆发地位置图

  “虹桥机场事件”

  1937年,日本帝国主义制造卢沟桥事变,侵占平津以后,又准备对上海发动大规模进攻。

  8月9日,日军蓄意制造事端,派遣驻上海陆战队第一中队长大山勇夫和一等水兵斋滕要藏乘军车闯入虹桥中国军用飞机场,遭到中国守卫士兵的阻拦后,他们竟开枪打死一名机场卫兵。中国军队进行自卫反击,当场将日军官兵二人击毙。日本帝国主义以虹桥事件为借口,命令大批日军陆续登陆,派飞机在沪宁、沪杭线上空侦察。

  IisQgcHgFGn7jOXmZKYa0fujxd1ujOGlLV7Jfl2SoGBko1565693044521compressflag.jpg

  八一三事变中,闸北遭日军飞机轰炸

  “八一三”淞沪会战:以血荐轩辕

  1937年8月13日,日本侵华战火燃向上海,第九集团军总司令张治中率所部第八十七、八十八师等奋勇抵抗,猛攻日本驻上海海军陆战队虹口基地。翌日,中国空军协同作战。日军大将松井石根被任命为上海派遣军司令官,指挥日军第三师团、第十一师团等进攻上海,派遣日军航空队空袭上海、南京、南昌等地,且不断增兵,进一步扩大对华侵略。

  中国军队第九十八师奉命开赴上海前线,其第二九二旅第五八三团第一营中校营长姚子青被派往长江沿岸的重要阵地宝山县城防守。宝山县城位于吴淞口,三面环海,地形突出,而且城墙比较矮,防守困难。9月3日,日军向宝山发动进攻,姚子青营600官兵与敌激战一昼夜,击毙敌人200多名。5日,日军包围了宝山城,全营官兵虽伤亡惨重,仍不动摇。7日,日军不断增援,此时,姚营已与敌人血战数日,只剩下20余人,城墙已经倒塌,日军蜂拥而入。姚子青率领所余士兵继续战斗,终因寡不敌众,全营将士壮烈牺牲。

  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于9月10日通电全国:“宝山之战,姚子青营坚守孤城拼命,志气之壮,死事之烈,尤足以惊天地而泣鬼神……”;1938年3月12日,毛泽东同志在延安各界群众举行的追悼抗日阵亡将士大会上,高度评价姚子青等烈士“是全国人民的崇高伟大的模范”。

  7zrpRLVub6reWmBeBp8lzzFjSnW20asjlmNpaJygkDuya1565693045140.jpg

  上海守军在闸北堡垒内同日军巷战

  “八一三”淞沪会战,还有“八百壮士”用鲜血写下保卫四行仓库的壮歌。

  战争爆发后,时任第五军第八十八师第二六二旅中校的谢晋元率部从无锡赶到上海北火车站附近的核心阵地,参加抗战。10月26日,大场等防线失守,为掩护数十万大军西撤,谢晋元临危受命,任第五二四团中校团副,率领该团一营“八百壮士”(实为452人)进驻四行仓库。谢晋元对全体官兵说:“现在我们四面被日军包围,这个仓库就是我们的最后阵地,也可能是我们的坟墓,只要我们还有一个人,就要同敌人拼到底!”全体官兵抱定必死决心,与阵地共存亡。谢晋元凭数百孤军和弹丸之地,抗击日寇数万,激战四昼夜,完成了掩护大军撤退的任务,谢晋元带领“八百壮士”死守四行仓库的事迹,可歌可泣,震惊中外。

  1937年11月13日,国民政府发表告全体上海同胞书声明:各地战士,闻义赴难,朝命夕至,其在前线以血肉之躯,筑成壕堑,有死无退,阵地化为灰烬,军心仍坚如铁石,陷阵之勇,死事之烈,实足以昭示民族独立之精神,奠定中华复兴之基础。淞沪会战不仅打乱了日军企图“速战速决”的侵华计划与部署,而且激起中国人民奋勇抗战的信心和勇气,引起国际社会对日本侵华战争的谴责和对中国抗战的同情与支持。

  历时三个月的淞沪会战,虽然中国军队损失惨重、上海失陷,但是中国人民越挫越勇、不畏强暴、血战到底,凝聚成“纵使战到一兵一枪,亦绝不终止抗战”的民族共识,汇聚为伟大的抗战精神。

  Syaj8G6bMEq6mxp8N5kk9Svwaj6idXzgUmpd1q4EDA4s41565693045614.jpg

  淞沪战场

  八一三事变的影响

  西藏路桥,光复路。夕阳下,人来人往,热闹平和。今天看来普普通通的西藏路桥,过去曾是租界和华界的分界点。1937年,在大桥北堍的四行仓库发生了一场震惊世界的激战。

  eZvIJlWiB8LMGWI66RXx6ihgGF2Ejx6zI2QbU9SAELsfy1565693045855.jpg

  谢晋元(中坐者)和他的部下

  “中国一定强,中国一定强,你看那民族英雄谢团长;中国一定强,中国一定强,你看那八百壮士孤军奋守东战场……”歌中的谢团长就是谢晋元。“八一三”淞沪会战中,中国军队第88师524团副团长谢晋元带领400余人,号称“八百壮士”,据守四行仓库。面对数十倍于己的日本军队,“八百壮士”孤军奋战4昼夜,从10月26日战至30日,毙敌240余人,直至接到撤退命令后,才冲出重围,退入英租界。

  中国军队以60%的精锐部队损失惨重的代价打破了日军三个月灭亡中国的狂妄话语,淞沪会战落下帷幕。

  李宗仁曾这样评价:“淞沪会战,是我国抗战八年,牺牲最大、战斗最惨的一役……在中华民族抵御外侮的历史上,鲜有前例。”

  血写的历史,呼唤着我们勿忘国耻,不要忘记前辈身上的累累伤痕,不要忘记在战争中死于非命的千万冤魂,更不要忘记落后就要挨打的沉痛教训。我们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不断实践光荣使命,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不懈奋斗。

  “八一三”淞沪会战是全民族抗战爆发后的首次大会战,中国军队英勇奋战,坚守三个月,打破了日军“三个月灭亡中国”的狂妄迷梦。

  上海市宝山路东宝兴路口,1937年8月13日是八一三事变爆发地。此地原有一·二八阵亡将士纪念塔,后在“八一三”事变中被日军炸毁。该路口处现为静安区与虹口区的交界地带。

  uysI2xaHlaPx1Ba6J23mQ7iDi05wmnWPZgQK0kD7r4Dzl1565693043986compressflag.jpg

  八一三事变爆发地位置图

  “虹桥机场事件”

  1937年,日本帝国主义制造卢沟桥事变,侵占平津以后,又准备对上海发动大规模进攻。

  8月9日,日军蓄意制造事端,派遣驻上海陆战队第一中队长大山勇夫和一等水兵斋滕要藏乘军车闯入虹桥中国军用飞机场,遭到中国守卫士兵的阻拦后,他们竟开枪打死一名机场卫兵。中国军队进行自卫反击,当场将日军官兵二人击毙。日本帝国主义以虹桥事件为借口,命令大批日军陆续登陆,派飞机在沪宁、沪杭线上空侦察。

  IisQgcHgFGn7jOXmZKYa0fujxd1ujOGlLV7Jfl2SoGBko1565693044521compressflag.jpg

  八一三事变中,闸北遭日军飞机轰炸

  “八一三”淞沪会战:以血荐轩辕

  1937年8月13日,日本侵华战火燃向上海,第九集团军总司令张治中率所部第八十七、八十八师等奋勇抵抗,猛攻日本驻上海海军陆战队虹口基地。翌日,中国空军协同作战。日军大将松井石根被任命为上海派遣军司令官,指挥日军第三师团、第十一师团等进攻上海,派遣日军航空队空袭上海、南京、南昌等地,且不断增兵,进一步扩大对华侵略。

  中国军队第九十八师奉命开赴上海前线,其第二九二旅第五八三团第一营中校营长姚子青被派往长江沿岸的重要阵地宝山县城防守。宝山县城位于吴淞口,三面环海,地形突出,而且城墙比较矮,防守困难。9月3日,日军向宝山发动进攻,姚子青营600官兵与敌激战一昼夜,击毙敌人200多名。5日,日军包围了宝山城,全营官兵虽伤亡惨重,仍不动摇。7日,日军不断增援,此时,姚营已与敌人血战数日,只剩下20余人,城墙已经倒塌,日军蜂拥而入。姚子青率领所余士兵继续战斗,终因寡不敌众,全营将士壮烈牺牲。

  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于9月10日通电全国:“宝山之战,姚子青营坚守孤城拼命,志气之壮,死事之烈,尤足以惊天地而泣鬼神……”;1938年3月12日,毛泽东同志在延安各界群众举行的追悼抗日阵亡将士大会上,高度评价姚子青等烈士“是全国人民的崇高伟大的模范”。

  7zrpRLVub6reWmBeBp8lzzFjSnW20asjlmNpaJygkDuya1565693045140.jpg

  上海守军在闸北堡垒内同日军巷战

  “八一三”淞沪会战,还有“八百壮士”用鲜血写下保卫四行仓库的壮歌。

  战争爆发后,时任第五军第八十八师第二六二旅中校的谢晋元率部从无锡赶到上海北火车站附近的核心阵地,参加抗战。10月26日,大场等防线失守,为掩护数十万大军西撤,谢晋元临危受命,任第五二四团中校团副,率领该团一营“八百壮士”(实为452人)进驻四行仓库。谢晋元对全体官兵说:“现在我们四面被日军包围,这个仓库就是我们的最后阵地,也可能是我们的坟墓,只要我们还有一个人,就要同敌人拼到底!”全体官兵抱定必死决心,与阵地共存亡。谢晋元凭数百孤军和弹丸之地,抗击日寇数万,激战四昼夜,完成了掩护大军撤退的任务,谢晋元带领“八百壮士”死守四行仓库的事迹,可歌可泣,震惊中外。

  1937年11月13日,国民政府发表告全体上海同胞书声明:各地战士,闻义赴难,朝命夕至,其在前线以血肉之躯,筑成壕堑,有死无退,阵地化为灰烬,军心仍坚如铁石,陷阵之勇,死事之烈,实足以昭示民族独立之精神,奠定中华复兴之基础。淞沪会战不仅打乱了日军企图“速战速决”的侵华计划与部署,而且激起中国人民奋勇抗战的信心和勇气,引起国际社会对日本侵华战争的谴责和对中国抗战的同情与支持。

  历时三个月的淞沪会战,虽然中国军队损失惨重、上海失陷,但是中国人民越挫越勇、不畏强暴、血战到底,凝聚成“纵使战到一兵一枪,亦绝不终止抗战”的民族共识,汇聚为伟大的抗战精神。

  Syaj8G6bMEq6mxp8N5kk9Svwaj6idXzgUmpd1q4EDA4s41565693045614.jpg

  淞沪战场

  八一三事变的影响

  西藏路桥,光复路。夕阳下,人来人往,热闹平和。今天看来普普通通的西藏路桥,过去曾是租界和华界的分界点。1937年,在大桥北堍的四行仓库发生了一场震惊世界的激战。

  eZvIJlWiB8LMGWI66RXx6ihgGF2Ejx6zI2QbU9SAELsfy1565693045855.jpg

  谢晋元(中坐者)和他的部下

  “中国一定强,中国一定强,你看那民族英雄谢团长;中国一定强,中国一定强,你看那八百壮士孤军奋守东战场……”歌中的谢团长就是谢晋元。“八一三”淞沪会战中,中国军队第88师524团副团长谢晋元带领400余人,号称“八百壮士”,据守四行仓库。面对数十倍于己的日本军队,“八百壮士”孤军奋战4昼夜,从10月26日战至30日,毙敌240余人,直至接到撤退命令后,才冲出重围,退入英租界。

  中国军队以60%的精锐部队损失惨重的代价打破了日军三个月灭亡中国的狂妄话语,淞沪会战落下帷幕。

  李宗仁曾这样评价:“淞沪会战,是我国抗战八年,牺牲最大、战斗最惨的一役……在中华民族抵御外侮的历史上,鲜有前例。”

  血写的历史,呼唤着我们勿忘国耻,不要忘记前辈身上的累累伤痕,不要忘记在战争中死于非命的千万冤魂,更不要忘记落后就要挨打的沉痛教训。我们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不断实践光荣使命,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不懈奋斗。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