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4000万购房款失踪 青岛三元豪第向警方举报购房者

  • 日期:08-19
  • 点击:(1249)


?

有近4000万的购买物丢失,开发商表示他们冒充开户并向买家报告购买者

每日经济新闻

购买和销售商品,履行合同,一手支付,一手交付,都是合理的。

但最近,在山东青岛,有一件奇怪的事情。一位房地产开发商“卖掉”24套房子而没有收到一分钱。当开发商做出反应时,他会“买房子”。当法院被告上法庭时,法院裁定购买合同有效。

到底是什么?

开发商抵押24套房贷款

据中国之声报道,近期房地产开发商青岛三元豪公司向媒体报道,该公司开发的昊9号房地产项目共有24套房。如果在一分钱的情况下没有收到钱,则购买房子签名的人《商品房预售合同》。

但是,经过浩迪公司致函买家,要求将房屋存款准时存入项目监管账户,否则合同终止,但买家没动,郝迪公司因此将24名买家告上法庭,但法院对购买房屋的裁决是有效的。这些尴尬的事情发生了什么?

据公开资料显示,“昊9”社区于2013年开发,住宅区及其配套商业设施位于青岛即墨地区最繁华的地区。

三元昊公司法定代表人胡思水告诉媒体,2012年底,公司接管了旧城改造项目。由于对项目的巨额投资,胡思水没有那么多钱,不得不向别人借钱。 “城市改造项目在初期投入超过10亿元。在年底支付材料需要花钱。它需要1.5亿元。我拿到了7000元。当我有一个中间人时,我把徐介绍给方。有钱,不要用吗?“

之后,根据公司财务会计情况,从2012年底到2014年7月31日,三元浩公司向徐默芳及其公司共借款3450万元,并连续还款1399万元,其余2000年超过1万元的欠款尚未归还。

手头紧张的胡思水不得不临时使用24套商品房,这些商品房实际上并没有在9号社区销售。胡思水说:“我说没办法了。我这里有24所房子。我会用这个给你担保,给你一个净标志,给你一份合同,并给你一张收据。你可以把它放进去你的手。当我有钱的时候,你会把房子给我。“

据消息,2014年10月7日,郝某,李某英,王默智等24人与浩迪公司签订了《青岛市商品房预售合同》(以下简称《预售合同》),24人分别购买了社区16人。该建筑物的总房价在111万至271万元之间。

我以为24个房子都是“卖”在“手中”,但后来,胡思水发现有些人已经入住这些房子。胡泗水说:“24个房子,他们进去建造它。我第一次没有看到它。你没有支付24个房子。房子价值4000到5000万。我欠你2000万你现在必须把它放好。房子是否已经离开?你没有付一分钱。“

随后,三元浩公司通过律师致函24名“买家”:“给他们一封信。既然你想要占用房子,你可以把钱存入我们房屋管理局设立的帐户,也就是每个家庭给他一头发,限制你可以给我多少时间。“

近4000万的购买量未知。

律师致函后,三元豪公司尚未收到付款。因此,该公司起诉了一名买家李某英到法院。首先,买方说他已经支付了胡泗水的个人账户。

三元昊公司收到钱吗?

,最后我的卡是零存款。”/P>

根据《青岛市新建商品房预售资金监管办法》,购买者支付的所有新商品房预售资金必须直接存入商品房预售合同中规定的专用监管账户。开发公司不得以任何形式直接获得预售资金。

那么为什么这些购买是在胡思水的个人账户上进行的呢?

此外,据有关消息,据法院记载,当案件判决人员前往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取回物资时,银行工作人员告知,在水中购买的3922万实际上只是一笔款项。 200万,由24位买家重复。访问,没有24现金的实际存款。

胡思水还说银行卡是以别人的名义经营的,他不知道。 24名购房者要求公司根据购买合同和转让证明支付房屋费用。

在庭审期间,胡思水委托青岛联科司法鉴定所为胡思水自己的作品确定《上海浦东发展银行个人开户申请书》和《业务凭证/回单》的“胡泗水”签名。《鉴定意见书》表明两个单词的写作的轮廓特征,笔的移动和单词的比例存在差异,这基本上反映了不同人的写作习惯。我倾向于认为签名笔迹不是来自同一个人。

法院裁定购买合同是合法的三次

2017年10月,浩迪公司向青岛即墨区人民法院起诉24名买家,要求双方签署《预售合同》取消的法律确认书。

2018年4月,即墨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驳回原告三元号要求取消商品房预售合同,被告李某英赔偿延期支付违约金1500元。

由于尚未收到房屋付款,为何法院仍然判处购买合同?判决书提到:“被告签署了与原告(三元昊公司)签订的合同后,他说原告先付款,三元浩公司向被告发出收据,后来被解释为与被告谈判。“

法院认为,如此大量的销售,免费向对方开放收据,不符合日常生活经验的常识和规则,因此根据当事人的证据,当事人签订了预售合同。商品房,网上签名备案,会计师胡泗水账户汇款等,经过综合分析,得出的结论是,本案证据之间已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足以证实被告李某英已根据合同向原告支付了所有购买价格,并不构成根本违约。

三元号拒绝接受一审判决,并向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中级人民法院认定基本事实不明确,并被送回即墨区人民法院重审。

今年3月,即墨区人民法院作出了另一项裁决:三元昊公司与法院确定的事实存在许多矛盾,驳回了公司的诉讼。

随后,三元豪公司再次提起上诉。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今年6月裁定一审裁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决。

胡思水说,三元昊公司已向公安机关报告了24名涉嫌犯罪的嫌疑人。该案件目前正处于调查阶段。

主编:李思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