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奶奶给孙子从小当妈,“在我死之前,就想保住孩子的命”

  • 日期:09-08
  • 点击:(614)


  

  “我这么大年纪了不怕死,可我害怕死了之后小孙子没人照顾,他得了这么重的病,没人照顾就是等死啊!”7月15日,吉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病房内,60岁的李桂华抱着于浩言边说边哭。于浩言是李桂华的小孙子,孩子从两岁起就一直留在她的身边。李桂华本想着把孙子养大成人后,她这辈子也就无憾了,可现在却发现她连保住孩子的命都这么的艰难。

  

  李桂华家住在吉林省吉林市农村,小孙子于浩言今年9岁。对于普通孩子而言,童年有妈妈的陪伴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而这对小浩言来说则是一个很奢侈的梦,他现在连妈妈的模样都已模糊不记得。“2013年7月,孩子刚满两岁,他妈妈突然提出离婚离开了家,这件事对他爸爸的打击很大,不久后精神就开始出现问题,整天疯疯癫癫啥也干不了,我只好把浩言抱到身边抚养。”李桂华说。图为病床上的小浩言。

  

  李桂华和老伴以种地为生,家里虽不富裕,但总是把最好的留给孙子。浩言也特别懂事,看见奶奶累了会端茶倒水,还经常给她唱“世上只有奶奶好,有奶奶的孩子就是宝。”在孩子心里,她这个奶奶比亲妈还亲。上小学后,浩言学习也很好,常跟奶奶说等他长大挣钱了,给奶奶住大房子吃好吃的,不再让奶奶这么辛苦。李桂华说,看着小孙子这么懂事,她觉得自己的辛苦没有白费,心里感觉很欣慰。图为李桂华给小浩言喂饭。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018年12月15日,小浩言高烧不退,恶心呕吐,吃了两天感冒药也不见好,后来鼻子也流血不止,这吓坏了李桂华,她和老伴轮流抱着孩子,连夜赶到吉林省儿童医院。经过初步诊断,医生怀疑是血液疾病,建议到大医院就诊。老俩口又带着孩子赶往吉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第二天孩子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需马上入院治疗。图为坐在病床上喝水的小浩言。

  

  “这怎么可能啊,平时活蹦乱跳的孩子,怎么就突然得了这种病?现在一提起白血病这几个字我就心惊肉跳。他爸爸精神又有问题,在家里需要人照顾,孩子在医院化疗又那么遭罪,我们老俩口都一把年纪了,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了。”李桂华说着说着,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流。这么多年来,家里一直都是她和老伴儿苦苦支撑着,孙子的白血病让这两个在农村种了一辈子地的老人手足无措。

  

  住院后的小浩言开始化疗。每次做骨穿检查时,他在病房里疼得嗷嗷哭喊,病房外的奶奶李桂华听到后,也心疼地蹲在地上捂着脸哭。小浩言每天打针输液,李桂华就在旁边寸步不离地守着。从入院到现在的半年多时间,李桂华显得愈加苍老。看着日渐憔悴的李桂华,病友们都心生怜悯。图为李桂华给小浩言喂药。

  

  李桂华说,浩言一直以为是自己在家不听话太淘气了才生的病,住院后他比以前更乖了。看到奶奶累了就会给她捶捶肩,有人带着好吃的过来看望他,他都会让奶奶先吃。不化疗打针的时候,小浩言会拿出自己心爱的图画本,在病床上专心致志地画画,想着自己乖一些,奶奶就能够多休息一会。图为坐在病床上画画的小浩言。

  

件不太好的单间。住进去第一天晚上,因房间的窗户关不严实,小浩言的腿就被蚊子叮了。去医院复诊时,医生叮嘱李桂华,让她一定注意饮食和环境卫生,否则一点感染就可能造成之前的治疗前功尽弃。图为小浩言被蚊虫叮咬的双腿。

  

  医生说,白血病治疗费用高,少则六七十万,多则上百万,而李桂华一家平时靠着八亩地生活,房子也是村里多年的旧房,根本无法变卖。“我在医院陪护孙子,老伴在家看护儿子,还要去各个亲戚家求人借钱。”李桂华说,老伴想去县城想找一份零工做,也因他年纪太大没有人肯用,“现在就靠着老伴在外面借钱给孙子治病,能借到一分就给医院一分,让孩子多活几天。”图为李桂华在医院里向老伴打电话询问借钱情况。

  

  截止到现在,小浩言的治疗已经花费30多万元。医生说后续还需要做七次以上的放疗、化疗,至少需要五十万元。看着躺在病床上双臂被针扎得青紫的小孙子,李桂华心如刀绞。“在我死之前,我就想保住孩子的命,让他长大成人。”她说,面对高额的治疗费,真的不知该如何是好,现在连筹到住院费都很艰难,更别说以后漫长的化疗期了。图为在医院检查后回到出租屋的李桂华祖孙俩。【大河乡土原创作品】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