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书展·新书|《上海纪事》:30年来上海城市空间的变化

  • 日期:08-29
  • 点击:(1886)




上海在过去三四十年中经历的最重要变化是什么?这些变化背后的人与城市之间有什么样的关系?

8月19日,《上海纪事:社会空间的视角》作者,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教授于海,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景观学者刘月来,副主席郑荣发上海华夏文化创意研究中心,来到上海书展。与读者分享。

874.jpg于海分享他对上海城市空间变化的看法。

上海的城市空间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余海在讲话中说,过去三四十年来上海最重要的变化是城市空间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城市空间的变化带来了人们社会互动和社会关系的变化。因此,城市空间不仅是物理层面的概念,也是社会空间的概念。

《上海纪事:社会空间的视角》是同济大学出版社“上海社会空间视觉纪事”系列丛书中的第一部作品。于海是该系列丛书的主编。他在该系列的一般序列中写道,“上海纪事”既是编年史的纪事,也是当代叙事的编年史。该系列丛书以上海研究的历史经典为基础,以今天的上海为重点,创造了一个现代化的城市。 “竹枝”,“纪事”的标题已经表明我们的野心既是空间又是历史。该系列的主题,选择和选择,无论是工人的新村,商业街,创意公园,还是娱乐空间,河边的海岸线,世界的世界等等,都是努力用历史(年表)作为经典,地方(社会空间)作为纬度,以及历史和空间敏感性来写出当代上海的春秋。“

从社会空间的概念来看近30年或40年来上海的变化,在宏观和微观两个方面都有许多值得关注的地方。

于海在上海长大,经历了这些变化。有两点让他印象深刻。首先,居住地距离上海中心越来越远,第二个是与世界的联系更紧密。

在他看来,这两点反映了连接上海与全球化的过程。 30年前,玉海住在上海最中心地区之一的马当路,但居住面积很小。一家七口人挤在35平方米的小房子里。这种“住宅”也很大。大多数上海人的生存状况。

然而,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上海经历了巨大的变化,从人均生活面具不到4平方米到人均18平方米不等。相应地,越来越多的上海人开始离开市中心,住在郊区新开发的物业。于海也经历了从马当路到虹桥路,然后到湘阴路,最后到新疆湾城的过程。

开始松动,“上角”和“下角”的城市划分越来越模糊。

道路已经成为,在城市中,个人的命运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淮海路是上海最繁华的道路之一。有人说,淮海路将为95%不能出国的人提供服务。因此,有必要创建一个外国政党,这样每个人都可以在不出国的情况下看待现代化。

“现在有很多人可以在上海出国。当他们外出时,他们知道过去40年来我们的空间变化是如此之大。”对于海上人来说,他们出去上课的机会越来越多。外国观察已经越来越意识到过去几十年中国的巨大变化。

872.jpg《上海纪事:社会空间的视角》书籍封面

田子芳:不要重塑重塑模式

在上海的城市空间转型中,老房子里的居民搬了很多,住在高楼里。原始空间的转换也有不同的模型。

田子坊就是其中之一。于海认为,泰康路以泰康路为界,南边是太阳月光中心,北边是田子坊。这个区域只反映了上海过去太空转型的两种模式。 “一种模式是完全去除重建,它是月光,还有另一种模式是发挥潜在的创造力,慢慢改造旧区。上海田子坊就是这样一个案例。”

田子坊926.jpg视觉中国信息

位于上海旧城中心的田子坊商业街,原有的建筑基础是古老的石库门住宅和废弃工厂。这是从一个家庭的原居民租房子并开始在旧住宅区经营的业务。适用于文化和商业区。田子坊的发展没有全面的计划。商店的出入口是在数百名业主和数百名居民房东的讨价还价中进行的。《上海纪事》该模型被定义为“基于社区背景的集体创业”。

旧住宅的商铺租金低廉,老房子的空间充满了旧上海风格,吸引了大批拥抱“文学迷”和“文化梦想”的企业家。因此,这些商家愿意花时间和精力在这里进行装修,让田子坊逐渐聚集了一批具有浓厚文学风味的商店,以旧上海为卖点。

“田子坊的建筑与其他地方的建设完全不同。它没有彻底改造自己,而是在原有的基础上充分挖掘了自然和人文价值。”作为田子坊项目的主要推动者,郑荣发相信田子坊的最大特点是让老树发芽,增加和创造新的功能和价值。 “田子坊呈现出社会的自发性和创造性,是城市空间更新过程中人文社会价值的回归。”

873.jpg观众充满场景

创智农场:城市绿地的新探索

刘月来分享了创智农场的故事。如何更好地促进人们在城市空间的互动,人与自然,五角场附近的创智农场提供了一个可能的模式。

创智农场位于上海市杨浦区创智天地公园,占地面积2200平方米。自2003年以来,瑞安集团逐步将这个位于工厂和仓库的工厂改造成一个包括住宅,办公室和商业空间的创意园区。其中一个缺口尚未被利用,仅作为储存库和建筑垃圾倾倒点。 2016年,这片狭长的未利用的土地被改造成了开放式街区上海的第一个社区花园。

925.jpeg创智农场

刘月来参与了创智农业园区的规划和改造。他介绍了创智农田的创建涉及三个方面:第一是空间的创造,第二是话语的创造,第三是社区的创造。穿过农场,走到山脚下,将植物带回城市,将工作带入教室,将游戏带给孩子们,将互动带回社区,将生产带入生活,回归这个系列是大规模的城市的进步与亲密规模的日常改善相结合,整合自然教育和自然种植活动,以整合过去几十年来人们与资本化空间生产的异化。

这一概念使创智农田与一般意义上的城市绿地完全不同。创智农场没有禁止践踏和禁止采摘的标志,但鼓励居民与土地互动。

“这里种植的所有植物几乎都可以食用。”绿地周围有许多办公楼,白领和居民经常光顾。刘月来甚至在创智农场建立了一个品牌,告诉大家农场里的水果可以采摘,薄荷你可以把扦插带回来告诉你这个城市的土地可以生产,并可以与人们互动。

于海还参与了创智农场的创建。当创智农业园开业时,他举行了讲座。他特意从家里取了肋骨,在做讲座时,他炖肋骨。讲座进行了一半,肋骨被炖,每个人都可以得到一块。

“为什么俞老师这样做?他认为上海建筑越高,社区越高,空间越大,但社区不存在。原始的人情褪去。他希望通过真正的品味让每个人都感受到人类感情的珍贵。“刘悦说。

在这样一个概念下,创智农田已成为一个温暖的地方。有书籍俱乐部,亲子场所,大米和果树以及许多志愿者。每个人都带着孩子去照顾农场。就像一个大家庭。“

作为农场的组织者,刘月来希望创造的不仅仅是公共绿地。它也是一个人们相互沟通的社区。 “我相信这种改变空间方向的努力是可能的,因为社会本身就是创造性的。土地本身就是创造性的。”

据了解,“上海社会空间视觉纪事”的下一部作品将集中在上海工人村。原始80平方公里建成区外围的工人定居点的兴起既是当代上海的太空事件,也是社交活动。通过工人新村的编年史,不难看出过去60年来上海的城市变迁。